太狼文摘 记录 & 思辨

设计用户体验,能吗?

他山之石 - 2010/12/25

用户体验设计师能够影响用户的感受或者用户体验设计师能够充分尊重用户的感觉吗?一个很小却很重要的微妙差异,你注意到了吗?不?那么这样去质询你:是建筑设计师设计了房子还是他们设计了一种居住体验呢?毋庸置疑,我们会说他们设计了一种新的居住体验。但是实际他们设计的是房子。当然,严谨的回答是,建筑设计师设计了一系列的房子,有些非常的新潮、前卫,有些却不这样。但是,他们不可能使一栋房子满足一位用户所有的体验需求。

用户体验设计

用户交互因人而异,很难捉摸清楚。是的,我设计了这个网站。但是,归根结底,我又没有设计它,因为我无法确切的知道你当前的体验如何(但我确实有产生了这样的思考,正如此文所呈现的那样http://www.informationarchitects.jp/en/can-experience-be-designed/)。

讨论议程

骗子:正如在每个领域所呈现的,都存在着一些人拿着用户体验设计当幌子愚弄客户。一些放放空炮,一些兜售着一些毫无价值的成果,一些用这种口号去搪塞着一些毫无意义的演讲,一些仅仅是用牛皮去圈那些无辜客户的钱。

胡言乱语者:胡言乱语、讲废话并不等同于说谎,而是花嘴皮子功夫将客户引导到自己所希望的方向。在用户体验领域,充满着形形色色的可笑的现象:另类的讨论会、充满神秘感的头脑风暴和一些高价位、配有“专门”的很“厚实”的材料却无关主题的交流会,一些人让程序员或文秘人员承担交互设计的任务,一些让管理人员参与到这种视为儿戏的工作中,更有甚者安排你做一些类似于倒立着喝汤这般很不可思议、接近疯狂的事务。

懦弱的管理者:不“厚道”的管理者总是喜欢那些能被验证的很确切的事情,因为这样他们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责任。管理者越不“厚道”,就越会去质询别人。细致的用户测试无可厚非,但是去询问丈夫、妻子、儿女、秘书、亲戚以及自己并不是一种细致、认证的用户测试。可用性的测试和用户交互研究工作需要专业的操作流程。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想史蒂芬·乔布斯那样够魄力,所以一个出众的产品需要一个清晰的视角,很扎实的用户交互研究,一位经验丰富的设计师和一位敢于承担风险的管理者。

雄辩论者

毫无意义的强制推销论:用户体验设计是重复性的工作:一个产品的设计,无论是自愿还是非自愿的,定义为人与产成品之间的交互。用户体验随之产生。这种观点认为,所有的设计都是用户体验设计。按照这种逻辑,“用户体验设计”啥都不是。

业余的肆意夸大:用户体验设计太过虚张声势。某种程度上用户体验设计反映了一种现象:一个设计师将直接影响每个用户如何去体验他所设计的产品。这也太夸张了!在用户体验领域,你经验越丰富,就会越清楚每个用户心中都有一个哈姆雷特。设计定义了一种体验,但却无法控制它。如果照此发展,用户体验设计是一个及其荒谬的承诺。

专业描述:用户体验设计就是一种委婉的表达。一个产品的用户体验应不是从接触开始的,当然也不会就此结束。它包含了各个方面:商业、技术和设计。经验丰富的设计师们会用用户体验设计取代网页设计,以表达一种观点:视觉设计是许多复杂构想的一个代表性部分。以此推想,用户体验设计就是一个固定的词组,仅此而已。

本质论

确实,有一部分人会使用“用户体验设计”来冒充内行。所以,当这些人使用这个短语代替网页设计的时候,那些严谨、专业的人们会怎样去解释呢?

  • 用户体验设计并不会像Dreamweaver工具一样简单:每个发布了一个网站的人都会自称网页设计师。为自己戴上一定用户体验设计师的帽子意味着你会以一个观众的视角去审视你的设计并且每天都能够迎合大量用户的想法。如果并非如此,那就请你摘下用户体验设计师的帽子吧!
  • 精通用户体验设计往往会感觉自己很渺小而非高大:传统意义上来说,设计彰显了一种等级思想——设计师是国王,而作为臣民的用户则需要向国王缴纳赋税以获得国王的一丝光辉。而在实际的用户体验设计领域,这种关系已经被彻底颠覆了——用户就是上帝。用户体验设计师总是尝试着接触尽可能多的各类用户。
  • 用户体验设计不是争取模拟数字转换器的价格,而是赢得市场份额:用户体验设计是设计的一部分,而这种设计能够用点击率、停留时间、投资回报、回访率和相关评论去衡量和界定。用户体验设计是“锱铢必较”的设计。用户体验设计更是一种工程,无论怎样都不能找到一种完美的方案,而是选择最好的妥协方案。

每个人都是用户,那么每个人也是用户体验设计师吗?

既然每个人都是用户,自然会萌生这样一种想法:他的体验应该是怎样的呢?许多人都强烈地渴望表达自己的观点。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每位用户就是设计师。需要盐并不能够让你成为烹饪师。用户往往以自己为中心,而用户体验设计师则是在这么多各异的想法中找到一个最好的妥协方案。好的妥协并不是一味的在中间找到,而是比最初的想法更加优秀:好的妥协具有一定的综合性(如果你的想法及其卑微或鲁莽,那么综合会很勇敢、强硬。)

你不需要成为一名工程师,去查明你的座驾无法启动的原因。但是你要成为一名解决这种问题的工程师。作为用户体验设计师,你需要了解事情运行的原理。使用的时候,所有的想法皆是平等的,但实际运作的时候,却不是的。工程师收集反馈信息并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他的观点并不仅仅基于个人的体验。他会像科学家一样,通过测试来验证当初的想法,理论结合实践进行操作——不仅仅依赖于自身的观点,还会实际的和用户一起测试他的产品。毋庸置疑,设计交互产品已超过十年会使你在哪些有用、哪些无用方面更加有经验。但是它并不能阻碍你在这个领域进行更多的深入测试。通过不断地解决反馈的问题,在体验设计方面你会更加的熟练。

获得的反馈越多,学到的东西自然越多,未来你的工作也能够更好地开展下去。发现问题的反馈并不难。难的是你如何去解决它:反馈总是火上浇油,让事情更加糟糕。清醒一点!如果你想解决所有问题,那么用户会让你像疯狂的旋转木马般不知所措。

理论和实践

毫无实践经验的呢不可能声称自己是交互设计方面的专家。构架产品并解决用户的想法会成就一名用户体验设计师。成为一名Facebook或Twitter的深度用户,成为一名有天赋的演说者,一名成功的销售员或一位用户体验设计资料的收藏者等等都无法使你成为一个用户体验设计领域的专家。只有不断地设计界面并不遗余力地解决用户反馈的棘手的问题才是王道!满腔热血的用户体验设计师总会在下列怪诞的事情中找到乐趣:

  • 每天总会把研究用户行为当成一种乐趣(工具如Google Analytics, SE-logs)
  • 可用性测试及访谈
  • 原型测试和优化
  • 上线后通过密切关注和评估暴躁用户的反应来修改相关错误
  • 学习一些新的商业运作流程
  • 每天研究新的技术

用户越多,就越需要坚忍克己的态度。十年前重新上市的T-Online公司,犹如一次炮火的洗礼,新的设计被整个德国技术界弄得四分五裂。经过了一段的时间,你会习惯了不断地反抗。看看用户数,iA的设计似乎一直在提高(由于种种原因,反应不再总是很糟糕)。但在每个项目中会有许多令人惊愕的问题值得反复咀嚼和学习、反思。

结论

是的,很多机构总是滥用技术语言来增加销售,一些比较蹩脚,一些则很有娱乐性。但是你不能全盘否定整个行业,我们要看到确实有一些公司雇佣了一些聪明诚实的、技术方面不会以业余者眼光去评判的员工。

业余者并不会去与客户交谈,理解客户,他们也不想与一些“愚蠢”的用户进行讨论,他们想以一种他们认为必须的方式去“正确”切入,很直接地去做,去改,去提升。他们的特点是:“让我们一起工作直到它很有效。”业余者起初报酬很便宜,但是他们总是无法完成手头的任务。因为,原因显而易见:脱离了适当的策划准备和用户研究,你无法完成手中的任务——一些为了用户。

  1. 用户体验研究并不是一种去让你预测用户将会对于你的设计产生何中感受的很虚幻的方法,而是一种在不同阶段基于用户反馈的设计方法。
  2. 你所花费在用户测试上的精力越多,你就会很好地了解如何解决一些常见的棘手的用户反馈(单纯的反馈并不会造就一个好的设计),毕竟很少有人生来就能够有坚忍克己的特质。
  3. 你所拥有的解决用户反馈的经验越多,你就更有可能找到一种高度综合(并不蹩脚)的妥协方案实施到你的产品设计中。

———–EOF————————-

这篇文章的翻译,总体来说,还算凑活,毕竟文章看似蛮短,但翻译下来也有好几千字,不管怎样,过程总是很愉悦的……源于大家共勉!

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每个方向的知识和经验积累并不是一朝能成的,唯有谦卑地对待自己钻研的领域,并且耐心地捉摸、领悟,才能有所提高。学海无涯,每个人所专注的领域都浩瀚无边,不要说自己是某某方面的专家,所谓专家,是谁认可的呢?

当然,我现在还是个学生,更要谦卑地埋下头。以平常心和好奇心去涉猎其中的沟沟壑壑、浅滩深渊。记得有个这样的玩笑,其实,我们从一生下来开始,就是去学习前人给我们留下来的知识,你要知道,为了这个公式、概念或思想,前人甚至是花了毕生的精力去研究,而我们现在犹如快餐一般要迅速将知识收入囊中,可见容量之大、难度之深,而且还要继续创新……情何以堪!!!前路艰辛,则更要只争朝夕……

原文:Can Experience be Designed?

作者:Oliver Reichenstein

原文链接:http://www.informationarchitects.jp/en/can-experience-be-designed/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