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狼文摘 记录 & 思辨

社会化媒体之“原罪说”

The Web - 2011/4/24

既然谈到原罪一说,当然得追本溯源——社会化媒体。作为一个在线的平台和工具,人们使用它分享彼此的观点和经验,包括图片、视频、音乐、观点和看法。

Dion Hinchcliffe定义了社会媒体的基本规则【注:该观点摘自《电子商务——管理视角》,虽然观点来自07年,但个人觉得仍然有启发意义。】——

第一,对话形式的交流,没有长篇独白。社会化媒体必须在没有主持人和审核人的情况下方便双方的讨论、论述、辩论。第二,参与社会化媒体的必须是人,不能是组织。创意的来源与参与者被清晰的鉴别,并与贡献他们的人结合在一起。第三,诚实与透明是核心价值。第四,社会媒体全都是拉动型,不是推动型。Web2.0上的许多事物都展现出了拥有大量支持者的拉动系统的力量。在社会化媒体里,人们控制着对话,而不是一个推动者。第五,分布式替代中心式。社会化媒体有极高的分布性,由不计其数的声音组成,比传统媒体能做到(或想做到)更加有质感、丰富、综合。

言论真的自由吗?

事件回顾:

  1.  4月14日《人民日报》刊发文章《微博要有担当》。其中有一小段现象分析还算靠谱:处于初期阶段的中国微博,各种声音、各类观点、各种思潮,如井喷般不时涌现,让人目不暇接、令人时时惊诧。有一部分微博客“语不惊人死不休”,以语言越新奇、行为越离奇、思想越传奇作为吸引眼球、炮制轰动、引起反响的立足点。
  2. 资深电子商务专家,华强北在线运营副总裁王浩在“知乎”上对淘宝现在存在的问题发表的建议被某媒体曲解并发布在了微博上,引起了不小的讨论。同时,最近南方周现末的《漩涡中的中国首富》一文引起了大家的热议。其中,前百度员工、现4399架构师曹政(@caoz)在新浪微博上声明:声明一下, 我从没接受过南方周末采访,也没有针对首富和李彦宏的话题发表过公开言论,南方周末采摘我的微博内容,断章取义,与不相关的观点混淆编写,完全背离我的本意!

互联网的发展让机构主导的传统媒体感受到了消费者控制的社会化媒体的强大力量。是的,“枪杆子里出政权”,每个人都是变革者。社会化媒体的兴起,使得用户产生内容覆盖,变革传统媒体。有人调侃:用真名说假话,用假名说真话。

其实,起先只不过是一群人想在某个地方吐吐槽、侃东侃西、谈天说地,结果像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人一多麻烦就来了,社会形态的多样性决定了内容的纷繁复杂,难免会跑出“系统边界”。人一多,就发现不能乱嚼舌头了,说说不定在某个“黑暗的角落”就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你。而且社会化媒体也成为了传统媒体的信息来源,可能你不经意间说的个大白话就被某些媒体拿去掰了。好吧,老子怕了,老子不说话了。其实,这是社会化媒体所不希望的。

说微博要有担当,其实质就是说每个社会人都要有担当,包括大小官员、媒体记者以及广大的普通民众。社会化媒体本身的出现,其氛围是自由的,但渴望自由的人们熟悉了之后发现貌似自由的空间里其实充满了很多不自由的因子——这不是社会化媒体的过错。确实人多了,就有人想搏出位、想迸发出激荡的火花,但相信大多数有良知的社会人对于这种现象会嗤之以鼻,我们是有担当的。微博上“过度消费的发票”、“药家鑫的眼泪”·····虽然“微博见证着历史,印证着微博客的文化内涵,考证着微博客的价值趋向,传承着微博客的责任担当,拷问着微博客的人生态度。微博小世界,随岁月的流转,却能映射出一个族群、地域、民族甚至国家在这一时期,对社会、对生命、对资源、对生活等的思考!”这类是不想也无法到达的,但是我们一直都在,写写朋友、看看朋友、议议生活。

你有保护隐私的权利吗?

最近的Color手机应用非常火,Color中的所有社交关系都是动态的,取决于你正跟谁在一起。你的照片对附近的所有人都是公开的。这完全颠覆了一般人的应用理念。当然我们也会在微博上看到各色的Check-in消息。

综合来看,微博是一个无隐私的平台。顺势而生的新型诈骗业让人无法不感叹“人民的智慧无穷的”,骗子很容易通过微博获得你的行踪和朋友关系,然后基于这些信息有的放矢的发送诈骗信息。因为这些信息非常贴近名人的社交和生活,因此相关获得信息的人很容易上当。

另外,最近在腾讯微博以及新浪微博上比较火的“微简历”活动也会泄露很多个人信息。跟老师聊天的时候,也谈及现代的社交网络,老师评价说:这玩意儿太可怕了,我试用了一下,结果可以根据我注册的邮箱泄露很多我的个人信息,经历了那种年代的人对隐私是很忌讳的,所以这也是我们这种年代的人和当代人的区别吧,思想真不一样了。

难道要“防火防盗防微博”?它是有一个“潘多拉宝盒”?《互联网周刊》上曾经刊载过这样一篇文章:“优先隐私论”(http://tech.sina.com.cn/i/2010-11-22/09444892703.shtml),相信会给大家很多启发。这是一个开放的时代,毋庸置疑,互联网用户会在各个产品上留下自己的足迹——微博上可能有,人人上可能有,街旁、嘀咕上可能、豆瓣可能也有。“人肉”似乎成为了大家的一种癖好,这个人的微博上说不定会有豆瓣的个人链接,那就会很好奇地点进去,可能会是另一番反映用户自身生活的种种信息流。基于此,我们可能会对某个人有一种大体的了解,在没有任何通信、实质性见面的情况下,我们做到了这些。这是社会化媒体为我们创造的环境。

但是,由于现在的隐私大多不是掌握在消费者或者互联网用户自己手中,所以内心中自然会有不安全的隐忧。所以,排除涉及人格尊严的隐私的情况下,有关社会化的产品提供商应该给予消费者或者用户一种安全,毕竟这也是用户需求之一,靠谱的用户体验往往会让用户从内心生发一种认可和忠诚,这是有益的。

社会化媒体似乎让我们又爱又恨。因爱之深,所以痛之切。既然这把“匕首”已经铸造出来了,我们且不希望是把“尚方宝剑”,去推动“历史、民族、和谐社会”的发展。或许我们很朴素,就希望它是把“打猎的工具”,去实现一定的价值——大家交流一下信息,互换一下看法,分享一下知识。纯粹的仅此而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