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狼文摘 记录 & 思辨

谈产品经理的「思考力」

个人随笔 - 2015/7/22

上周读完了「思考力——潮爆东京大学的思维公开课」这本书,推荐给朋友时被其取笑说名字太土了。纵观下来,虽然有些章节略显拖沓,但看的时候总有一种深深地信服和认同——确实是这样啊!(PS:读「把时间当做朋友」时也有同样的场景感受)同时,我还从自身(产品经理)成长角度,对「思考力」有一个更垂直化的认识。

QQ20150721-1@2x

书中有一个上图所示的金字塔模型,表示了人的思维成长的路径:实现力→思考力→创造力。以我观察理解看,产品经理基本也会亲历这三层。

第一层:实现力

实现力,一般来说指的是在有限时间内遵循一定规律将某一功能需求高效利落处理实现的能力。从侧面来说,也可以用「执行力」来辅助理解。初入产品团队,我们往往扮演着产品实习生或产品助理的角色。师傅交给我们的一般都是既定产品框架下的某个具体功能 feature,要求我们去实现。很自然的,在规则明确、框架清晰、规范可寻的环境下,如何根据当前用户群的需求,输出原型和文档,考验的就是我们的实现力。

如何输出一份可用的 PRD 文档?如何给出可行的产品交互方案?这些都会提升我们的产品素质,在实现中让我们对项目流程、职能有了具象化的认知。产品狗就此上道了!

第二层:思考力

思考力,指的是透过产品设计或实现看到问题本质的能力。伴随着项目的演进,我们要学会从被动地实现向主动地发问思考转变。其中,掌握思考力的关键就在于,学会反复与他人和自己进行对话,通过斡旋交流,将眼前的产品对象问题化、场景化,从而越来越接近产品所解决的问题核心。

说实话,我往往会无意识,或者凭借着自己的感觉和对其他竞品的研究揉捏去画原型、做交互。做完了就扔给设计和开发,当被问到为什么这么做的时候,可能仅是含糊其辞一番。No…我们要用「思考力」打破这样一种不靠谱的合作状态。实现力的阶段,可能原型做完了,就直接扔给导师,让他看看怎么样,哪里需要改的;而思考力的阶段,我们需要将「说不上来」的那种感觉明确化、意识化,我们要通过质疑自己的产品设计,达到思考的过程。诸如,这个流程为什么要这么设置,借鉴那个地方的设计会有什么问题······

思考力的注入,促成了我们产品原型文档的自我打磨进化,缜密的思维策略削平了其中的一些棱角,让我们的设计经得起推敲、评估。在产品评审 PK中,才能做到从容应对;与设计师沟通设计稿时,一些交互逻辑毫无意义的变更就能一一修正;与技术确认逻辑流程,处理和容错也会心知肚明。

除了产品设计的思考外,还有项目资源配置的思考,产品持续运营的思考······

第三层:创造力

没错,检验一个产品经理段位的就是创造力(PS:这也是目前困扰我的一个坎儿)。一千个产品经理不一定能造就出一千个哈姆雷特,毕竟产品思维和产品方向形态的局限性,导致了产品的趋同性。创造力指的是用独特的产品架构和逻辑策略解决问题的能力。

上述的实现力、思考力着眼点一般都是成熟的产品项目中已经成型明确的功能需求。这些项目可能均已度过了产品探索期,进入了产品平稳期。而创造力才是一款产品扶摇直上、迭代更新的最终依附。产品经理如何锻造自己的创造力呢?

书里有句话:「常识就是被用来改写的。」突破常识,首先做产品的要保持好奇心和窥探欲。好奇,即对生活中的现象、事务或常识好奇——为什么很多商场里一楼都是卖化妆品?窥探,即对感兴趣的产品一直跟踪关注其产品迭代的策略——陌陌成立视频部,开始谋划线上音乐节目「陌陌现场」,具体的产品形态会是怎样的?与现有的陌陌会产生怎样的联动?

自然而然,每个产品经理的印象笔记或笔记本里都会储备一个与「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相关的想法池,包含了平时记录的一些林林总总的问题、灵感或需求。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通过信息搜集比对,仔细甄别想法池中的问题需求,摒除一些想当然、不靠谱的需求点。对了,我们搜集信息的目的不是去寻求答案,而是确认这些问题需求是否已经被人发现或被人证伪,更新一些想法的靠谱指数。在以后的某个时刻,我们可能会从中抽取一个,作为我们的产品方向来细致打磨。

此外,产品经理间也需要定时交换对当前行业发展和产品的思考,弥补各自的信息不对称,拓宽思维面。即使说了这么多,好像也还是很难说清楚,如何以自身的创造力驱动产品焕发第二春!?命也,运也。

以书中的一段做结:

成功的经历有时会钝化我们的思考力,而痛定思痛的失败体验则会帮助我们更深刻地洞察事物的本质,提高我们意外发现新事物的本领。意外的发现往往会青睐那些洞察力高的人。

扩展阅读:「洋葱淘elya妞:电商小白产品操盘心得,洋葱淘如何搞到种子用户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